Features 特寫

2019 年 11 月 18 日

彭博商業周刊

正能量面對逆境 呂志和

2018年09月04日

在亂世中發跡的呂志和,近年推出獎項推動世界文明發展,為諾貝爾獎及邵逸夫獎等專注於科學發展的獎項作補充。

戰後的香港成就了很多傳奇,呂志和是其中一個。

13歲,在1940年代初日治時期的亂世中賣創意小食,靠一款特製馬仔甜品賺了一桶金。

20歲,當上「彌敦汽車材料行」老闆賣零件,收購美軍於日本沖繩留下的機械賣到香港。

未到30歲,投身土木工程,成立嘉華集團,開山劈石。

其後加入混凝土業務,與當時雄踞國際的澳洲企業派安一較高下,成為香港石礦大王。

48歲投得尖東地皮,開展酒店業務,並進軍美國,成為全美12大酒店業主之一。

故事未完。

最精彩的部份在古稀之年才剛剛開始。

73歲,投得澳門賭牌,進軍從未涉足的博彩業,與在澳門深耕多年的老行尊一較高下,開創集娛樂休閒於一身的經營模式,令銀河娛樂高速增長,股價由2012年1月6日的10.84港元,爆炸性上升至2014年1月17日的80港元,升幅逾6.5倍,銀河娛樂亦於2013年被納入恆生指數成份股。現時市值約2512億港元。呂志和身家亦水漲船高,在2018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榜排名第三,同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50,身家190億美元。

三年前,呂志和設立了一個國際獎項,再次引起了關注。「本年度『呂志和獎—世界文明獎』的『正能量獎』得主是來自印度的非政府組織『伯樂林教育基金會』,」戴著灰藍色的招牌貝雷帽、身穿同色藍格子西裝和直紋白恤衫的嘉華國際集團主席呂志和坐在長方檯前,在記者會中宣佈今屆得獎名單。然後,螢幕上亦播出伯樂基金會的介紹影片,配著激勵人心的音樂。

諾貝爾獎覆蓋物理、化學、生理學或醫學、文學、和平和經濟學六個範疇;邵逸夫獎着重於數學、醫學及天文學。而三年前創立的呂志和獎,則專注於推動世界文明發展,範疇包括正能量、人類福祉,以及持續發展。除了獲得正能量獎的伯樂林教育基金會,另外兩位的今屆獲獎者分別是人類福祉獎的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及持續發展獎的漢斯-約瑟夫‧費爾(Hans-Josef Fell)。

呂志和獎的獎金多達256萬美元(約2000萬港元),比諾貝爾獎的110萬美元(約860萬港元)及邵逸夫獎的100萬美元(約780萬港元),更要多出約一倍。再加上獎項涵蓋範疇獨一無二,令這個來自香港的呂志和獎受到注目。

活了大半個世紀,呂志和為何設立目標如此遠大的「世界文明獎」?他接受《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採訪,同時也分享了對香港與澳門未來的看法。

你辦呂志和獎,令人聯想起邵逸夫獎,但你們關注的範疇卻很不一樣。諾貝爾獎專注在物理、化學、生理學或醫學、文學、和平和經濟學六個獎項;邵逸夫獎就像一個補充,設有數學、醫學及天文學。而呂志和獎就選擇了另一個取向,設立了正能量、人類福祉,以及持續發展為範疇,你為何會選這三個範疇?

現在世界很多注重科技、醫學方面的獎,但我發現現在很多領域已很進步,不論生活條件、科研的應用,都很進步,特別是飛機、交通等,食糧亦有進步的地方。但看深一層,人類仍然紛爭不斷,你看歐洲有很多難民要逃避戰火。

我們應該要著重和平,大家彼此尊重生存的機會,上天給你好的生存機會,你要享受。設立人類福祉獎,就是要認真回顧一下,這個宇宙存在幾億萬年,到了今時今日,是最好的時光。特別是近二、三百年來,科技的進步,大家都有目共睹,我們應該要珍惜宇宙給我們美好的環境,不要破壞。所以這個獎有三個範疇,是最現實的。我們現在面對最急切的事有很多,大家看到日本最近打風,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強風,這是什麼造成的呢?大家都不知,但我認為與氣候、污染有很大的關係。

今年獲獎的分別是伯樂林教育基金、世界氣象組織,以及漢斯-約瑟夫‧費爾,他們的得獎原因是什麼?

伯樂林教育基金以改善教育質素及掃除文盲為目標,直接幫助100萬名兒童達至基本讀寫算能力,並提出了影響世界教育的理念。針對印度兒童的實際水平及生活需要,研發了一套高質素、低成本及易於被複製的教學模式,通過創新措施於基層社區推行,填補教育系統的不足,成功改變印度的政策。

世界氣象組織是聯合國轄下的專門機構,在緩減災害各個範疇上都作出傑出貢獻。過去50 年,因為世界氣象組織努力,全球因極端天氣事件而引致的死亡率減幅達10倍。

德國的漢斯-約瑟夫‧費爾是國際公認的全球可再生能源運動的創辦人。在70年代,他積極推動德國的生態運動,成為相關運動的先驅。1994年,他創立了全球首家太陽能發電公司,促進可再生能源技術不斷發展。

每一年的關注領域都不一樣,你們如何討論得出共識?

未來會擴闊範圍,下一屆將會保留三個獎,但會取消特定的關注領域。現在範圍較窄,世界上有很多有貢獻的團體及人,在不同的議題上都非常值得表揚及關注。

近年來,社會上經常強調要帶著「正能量」面對逆境,對於你來說,如何在人生中實踐正能量?

面對環境逆順,大家有不同的心態。以我個人來說,我遇過貧困的時候,因為我不喜歡日本軍欺凌人,所以我只讀到初中便輟學,戰後有機會就去讀夜校。面對困境時,當你有機會就要踏實地豐富自己,不要怨恨過去。現在我能夠賺點錢,對於教育這方面就非常著重。

舉辦這個獎並非偶然,早幾十年我已對慈善及培養新一代參與了很多。我是少年警訊的創會會長,說出來沒有人知道。另外,我也當過仁濟醫院總理、童軍領袖,這些都是想為社會做些事。

呂志和獎今年已是第三屆,你認為在推動世界文明方面的成效如何?

最初推行時並不容易,因為要令人明白我們與其他獎項不同,所以要多說幾遍,但做下去就得到大家的了解。科研、科學當然都需要, 但全世界已有很多這些獎, 我就試著另闢蹊徑。走著走著就發現有很多人贊同,推薦出來的人亦對世界有影響。以2016 年持續發展獎的得獎者袁隆平為例,他研究的雜交水稻技術,大大提高了全球糧食產量,造福人群。2017 年持續發展獎的得主解振華對於天氣及改善污染的範疇上,也有很大貢獻,並促成了多國簽下2015 年的《巴黎協定》,這都是好事。今時今日的氣候變化,是否與排放污染有關?實際上,我們都不想看見現時全球的溫度上升,希望減少污染會令氣候得益。

環保是一個你非常關注的議題。但在營運企業時,總不免會遇上環保的問題,以菲律賓長灘島為例,嘉華正在發展度假村項目,但當地的環保問題甚為困擾,你們如何平衡項目與環保之間的發展?

長灘島在30、40年前是全球最最美麗的島嶼,水清沙細,但因為大家在發展過程中欠缺規範,各人憑自己的條件和作風去做生意,慢慢地脫離了環保原則。近幾十年來,海島的生態各方面都受污染,不適宜生活。政府都看到,所以將整個海島過去的污染、垃圾等都清除,希望可以還原。我們當時去做,是希望附合長灘島天然環境,打造一個高檔的旅遊區,能夠引領其他人投資,回復以前的美麗海島。企業要做高檔、符合環保的項目,要有心思及財務的支持,我們會努力去做。

作為地產商,你如何看香港的高樓價?政府現時推出不同政策希望為樓市降溫,你認為長遠應如何解決?

香港並非不夠地,但問題是自相矛盾。既想發展,又想要環保。我絕對贊成填海,填海之後,原本是山的土地亦可以使用。年輕人多點善意的出聲,不要沉默或只去鬧。

香港的產業是否過於單一?應如何發展更多產業?

香港主要以貿易、金融為主,亦有製造業、空運、交通、船運,現在發達國家都希望投入科學研究。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政府很努力推科研,但仍需要一段時間,凝聚政府、市民、教育支持,否則難以推行。

我希望大家坐下來喝杯茶,互相多溝通,香港未來十年,科研會發展起來。

過去十多年澳門高速發展,你剛好把握黃金機會大展拳腳,但緊隨著高速發展後,出現了調整期,展望未來澳門將會如何發展?

自從澳門政府開放賭業後,整個地方的產業改良了很多。當我決定進軍澳門時,人人都說:「你什麼都不懂,你如何去做呀?」我說我會做中西合璧,而且一定要做非賭博的業務,當時記者問我投資幾多錢?我說大概100 億,當時記者笑我,因為純粹做賭檯的話,所需的花費不會很多,但如果加入其他元素,就需要大量投資。但這樣發展的好處就是,來的人不一定要來賭錢,更吸引一家大小來玩。

現在已慢慢成功,你也看到成績。對於澳門的繁榮與未來都好。但我相信澳門政府看到,需要發展更多不同的行業。現在澳門獲得特許進行填海,相信會有新的計劃。

未來大灣區發展,公路網經過珠海去中山以及我們鄉下四邑,高壓線網鋪得很好、很密,證明工業發達。霍英東當年發展南沙,花了很多時間都沒有起色,為何呢?是因為沒有交通,但到了現在已建設很多公路、高鐵,又有港珠澳大橋,所以澳門發展很快。大灣區一開,香港就不能過份依賴做貿易及轉口港,要發展新產業,特別是科技、科研成為大灣區內的中心點,未來絕對可與矽谷平起平坐。當然,未來有一個問題,就是香港和澳門會否維持法律和自由?如果可讓香港保持這兩樣,就發展得不得了。當然,這些是政府的事,並非我的事,只是我認為香港和澳門都大有前途。

大灣區其實劍指香港和澳門,全球眼光都聚焦在香港,深圳仍遠不及香港,如貿易、金融、與世界來往,香港大有前途。

在寸金尺土的香港,要大力發展科技並非易事,現時不少年輕人的目標都集中於「上車買樓」,而鮮有追尋科研夢想。你如何寄語新一代的年輕人?你認為社會及政府,可如何推動並鼓勵更多年輕人投身科研,貢獻社會?

現在年輕人的教育水平很高,想進步、做老闆、想買樓,這幾樣一定存在。我認為他們想得對,但要知道並非人人都可得到,你要思考如何可達成。第一,要有耐心,第二,最緊要有善意,不要走歪。我希望大家心平氣和一點。

現在香港的生活水準很高,但很重怨氣。大家切身想想,是否一定要有樓?個個都要買樓,追到地價不斷上升。

另外,我們看到不少澳門賭業大企都大舉進軍海外,這將為亞洲及世界各地的賭業帶來什麼變化?

說到賭業,全球來說我並不太看好。賭博始終是一項遊戲,這個世界很多遊戲會由盛轉衰,再由衰轉盛。澳門在過去十多二十年內發展的確很好,我當時進軍澳門,主張要發展非賭博業務,要有娛樂性,最後被我說中了。現在全世界都看著澳門超過拉斯維加斯,現在更加是拉斯維加斯的7倍,個個都妒忌,於是到處都想發展賭博,但其他地方一加入,就會攤薄市場。我將來會在澳門發展展覽會議廳建立一個大型體育館(Coliseum),規模比香港的更大,慢慢走上國際化。

科研的好處是你做出來,別人很難學。做貿易亦不簡單,需要有人脈網絡。所以大灣區發展很重要,到你年長的時候,大灣區將會比矽谷更大,甚至大過紐約灣區。中國發展起來將會更強大,所以美國都要向中國發動貿易戰。

你怎樣看中美貿易戰?

這些事情就非我可以說,要由大大大大人物去處理,很難預計了。哈哈。(撰文:鄧詠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