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 Finance 市場與金融

2019 年 11 月 18 日

彭博商業周刊

垃圾銀行 窮人恩物

2016年06月15日

印尼共有 2800 多家「垃圾銀行」,為貧困居民提供現金和基本儲蓄帳戶

「他們只用帶來更多的垃圾就行,垃圾可以說是無處不在的」

從泥土地板、破舊的綠色沙發以及門邊一根線繩上繫著的普通梳子,可以清楚地判斷,這不是一家普通銀行。來自印尼東部貧困區的客戶可以到這裡借現金,並以垃圾抵償。

這家銀行名為珍珠垃圾銀行(Mutiara Trash Bank), 位於蘇拉威西島上一個快速增長的城市—望加錫。戴著黑色頭巾的銀行經理蘇雅納(Suryana)說:「該計劃源於民眾、由民眾管理、回報於民眾。」蘇雅納與家人居住在銀行的樓上。蘇雅納說:「從經濟角度看,這樣能獲得成果。」像許多印尼人一樣,蘇雅納只有名,沒有姓。

在印尼,垃圾堆填區的面積不斷擴大,垃圾銀行已成為給垃圾堆填區減壓的一種方式,而且還能為這個國家最貧困的公民提供基本儲蓄和信貸。居民將塑膠瓶、廢紙和包裝等可回收垃圾帶到這些被稱為銀行的收集點,在這裡垃圾會被磅重並給予貨幣估值。就像在一家普通銀行那樣,客戶能夠開立帳戶,用垃圾(轉化為現金價值)進行存款,並定期取款。

在望加錫,市政府承諾以該銀行顯示的固定價格收購垃圾,確保收購價格穩定。然後,市政府會將垃圾賣給垃圾收購商,垃圾收購商則將垃圾運給爪哇島主島上的塑膠及造紙廠。這家銀行的大部份客戶是兼職收集垃圾的婦女,她們一般每周能在自己的賬戶上存下約2000到3000印尼盾(約合15至22美分)的微薄收入,不過那些花更多時間收集垃圾的人可以存下多得多的錢。這些銀行還會給居民提供小額貸款,而最常見的貸款用途是在周末僱主發放薪水前購買大米。

借款人在償還貸款方面是可靠的。蘇雅納說:「只要人們還住這裡,他們就會還款。」為了履行銀行經理的職責,她學了記帳和管理。「他們只用帶來更多的垃圾就行,垃圾可以說是無處不在的。」

望加錫面臨的垃圾問題的規模有多大?到該市邊緣的垃圾堆填區走一趟就一目瞭然了。這個250萬人口的城市每天產生800噸垃圾,其中大部份最後來到了這個五層樓高、兩個足球場大的垃圾填埋區。這裡有許多拾荒者在作業,其中很多是兒童,還有乳牛在垃圾中覓食。印尼環境與林業部稱,該國約70%的垃圾都傾倒在開放型的垃圾填埋區。

望加錫有200多家垃圾銀行,上文提到的珍珠垃圾銀行是其中之一。印尼環境與林業部稱,整個印尼去年共有2800家營運中的垃圾銀行,它們分佈在129個城市,共有17.5萬名戶主。除了支付現金,這些銀行還可以做更多的事。珍珠垃圾銀行還向當地學生提供資助,讓他們幫助更低年級的孩子輔導家庭作業。而在該國其他地區,垃圾銀行帳戶戶主還可以直接用垃圾換大米或手機卡,或用垃圾來支付電費。

西提拿(Sitinah)在珍珠垃圾銀行所在巷子南邊的不遠處開了一家小店。對她這樣的客戶而言,珍珠垃圾銀行是最接近於金融機構的場所。「以前我好像從來都攢不下錢。如今只要我需要,就可以動用這些儲蓄了。」取出5萬印尼盾準備為自家家庭餐館買一個炒菜鍋的西提拿說。

望加錫市政府每周會派遣卡車分幾次去珍珠垃圾銀行收集垃圾,並將垃圾運送至一家垃圾中央銀行進行分類銷售。每個月都從垃圾中央銀行收購數噸垃圾的商人布迪安托(Ary Budianto)說:「這是一個簡單而又出色的點子。通過干預市場,望加錫市確保拾荒者獲得穩定的垃圾收購價格。這裡的垃圾品質是不錯的,而且他們不會在磅重上騙你。」

瑞士顧問公司Skat Consulting的廢物管理專家古普塔(Sanjay Gupta)說,垃圾銀行要取得成功,政府的支持至關重要。垃圾銀行需要「土地和營運地點」。他說,「你不能露天經營。」古普塔研究過印尼和其他地方的垃圾銀行項目。

古普塔說,印尼有規模最大的垃圾銀行網絡,不過迦納、南非等非洲國家也存在類似做法;此外,印度的浦那和班加羅爾、菲律賓的馬尼拉和哥倫比亞聖菲波哥大等地也都有垃圾銀行。

聯合利華印尼(Unilever Indonesia)所資助的一家當地非政府組織為望加錫市政府的垃圾銀行計劃提供了支持。該非政府組織的主管里德萬(Saharuddin Ridwan)是位前電視台記者。里德萬說:「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對垃圾負責。」—Chris Brummitt;譯 許子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