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anies & Industries 公司與産業

2019 年 04 月 22 日

彭博商業周刊

特斯拉車主的中國大冒險

2015年07月15日

這家電動車生產商對中國寄予厚望,但消費者對於充電是否方便的擔憂抑制了特斯拉的銷量

「如果充電站像加油站那樣隨處都是,我會很想買輛電動車」

一個週一的早上,上海外灘下著毛毛雨。我的黑色特斯拉Model S 85在早高峰時段緩慢移動著,今天起,我要驅車1300公里前往北京。這不是一次普通的自駕遊。我要驗證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今年2月的那番言論是否屬實。他曾說,中國車主擔心購買電動車後難以找到充電站,這種擔憂完全沒有必要。

對於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特斯拉寄予了厚望。它在中國市場的良好表現將有助於其實現2015年在全球賣出5.5萬輛汽車的目標。在這裡,不乏闊綽的消費者,他們可以輕鬆拿出10萬美元購買一輛特斯拉Model S。

然而,用馬斯克的話來說,這家豪華電動車製造商自2014年4月正式進入中國市場以來,其銷售之疲軟,令人始料未及。究其原因,擔心在跑長途時電量耗盡似乎是其中一個因素。中國嚴重的交通堵塞現象為世人所熟知,分析師指出,鑒於合法充電站的網路構建尚需完善,因此,「里程焦慮」對使用替代能源的汽車生產商構成了挑戰。

當我和駕駛員以及攝影師開上京滬高速公路,向西北的南京方向行進時,我開始在地圖上標出此次行程的路線,每隔400公里劃分成一個區間。這是特斯拉Model S 85充滿電後可以行駛的平均里程。我們總共要走上3天。(一輛汽油動力車或許一天半就可以開到北京,但別忘了,我們是要來拯救地球的。)

不過在中國,等式中不只涉及數學問題。特斯拉已宣佈計畫,當中國政府公佈標準化系統時,它會讓電動車的電源插口與國有充電站相匹配。但政府尚未表示這套系統何時將準備就緒。

眼下,我有兩個選擇:第一,特斯拉超級充電站,它可以在大約90分鐘時間裡為電動車充好電。在加州等美國市場,這些由企業設立的充電站在主要高速路上隨處可見。中國已建成約70座特斯拉超級充電站,在我們這條路線上的就有27座。但沒有一座是在我們行駛的高速路上,它們通常位於城市中心或是工業園區。第二個選擇是1000多處「目的地充電站」。這些充電站的電力相對較弱,它們雖然帶著特斯拉的商標,但所有者以及管理方卻是與特斯拉有合作關係的酒店、商場和銀行。充電時間:12小時。

此次北京之行,沿途經過的主要城市——南京、徐州、濟南、滄州以及天津——全都設有超級充電站,但它們離高速路出口都距離太遠。交通堵塞,加之穿越擁擠城市中心的經歷,這將給我們的電量管理工作帶來更多未知數。

還有一個靈活的選擇是淮安,按照我的想法,我們第一天需要在這裡充電。淮安只有一處充電站,而且是大概200公里範圍內唯一的一處。於是,我們別無選擇,只有在這裡過夜,同時讓我們的車充滿電,儘管耗時很長。

行程第一天,剛駛出上海沒多遠,我就開始感到緊張,因為我們遇上了暴雨。儀錶盤上的電量顯示告訴我,我們還能再開270公里。按照我的計畫,第一次充電將在南京,而此時的距離還有240公里。考慮到兩個數字過於接近,我決定改道前往距上海135公里的無錫,去那裡的超級充電站充電。

我們給汽車大概充了一個小時的電。好消息是,現在的電力可以開402公里。但也有不好的消息:我們很快就碰上了大堵車,而淮安還在281公里開外。由於淮安與最近的充電站之間還有大約200公里,因此如果我無法趕到那裡的目的地充電站,那就有麻煩了。

在前往淮安途中的一個休息站,我們遇見了一個名叫李強(音)的重慶商人。他開著一輛以汽油為動力的Jeep大切諾基。他對我們的特斯拉很感興趣,他說,他以後也想買一輛電動車,但現在還沒這個打算。「如果充電站像加油站那樣普及,我會很想買輛電動車。」我們到了淮安,住進了設有充電站的酒店。此時,我們的電量還可以再行駛49公里。

如今,駕駛電動車長途旅行,不僅需要提前計畫,有時還需要一些創造性。不過,中國政府決心改變這一狀況。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國家電網公司開始在京滬高速公路沿線運營約50處充電站,並計畫到2020年年底時,將充電站所覆蓋的高速公路里程擴大至1.9萬公里。韓國市場研究公司SNE Research的副總裁李(Calvin Lee)認為,中國的電動車市場將在2018年開始迅速發展,那時,電動車將更加便宜,充電站網路也更為完善。特斯拉中國業務發言人陶加里(Gary Tao)說,「我們的計畫是讓超級充電站出現在任何能夠使車主順利進行長途旅行的地方。」

在中國還有這樣一群特斯拉車主,他們樂於在其他特斯拉車主遇到緊急情況時伸出援手。他們通過一款手機應用搭建了「家庭充電網路」,向尋找充電樁的特斯拉車主開放自己的家庭或是辦公室。來自天津的陳林(音)參與了上述活動,這位Model S車主說,「那些購買特斯拉的人或許有很多共同之處,他們的人品應該不錯,所以讓他們來我家,我覺得沒問題。」

行程第二天:我們順利抵達徐州,再一次充滿電後,向320公里之外的濟南進發。但中國交通那種走走停停、變化無常的特點再一次給我們帶來了麻煩。電力消耗速度超過預期,我們決定臨時前往泰安充電,那裡距濟南大約80公裡。我們找到了一處目的地充電站,可充電站所處的地方還在施工,並且3處可用的充電樁尚未被啟動。在我們休息的間歇,這裡的負責人打了幾通電話,最終得到許可,為我們充電。兩小時後,我們離開泰安,前往濟南。在濟南,我們找到了一處超級充電站,充滿電後,向209公里外的滄州駛去,我們會在那裡過夜。

行程第三天:從滄州出發,300公里外就是北京了。首都的交通狀況總是令人抓狂,於是我們決定在天津(距滄州107公里)稍作停留,充滿電後再踏上最後一段行程。事實證明,這是一個明智的決定。進入五環路,我看到了中央電視台新大樓。緩慢的車速讓我們又開了一個小時才抵達我的辦公室。

特斯拉堅持認為,中國的購車者不應過於擔心,因為特斯拉車主95%的情況下都是在家裡充電。特斯拉中國業務發言人陶加里說,「對於一些人認為存在不便的情況,我們已經得知,並且之前也已料到。正因為此,我們的策略才會以溝通為重點。」不過,經歷了3天里程焦慮的折磨,下一次我會選擇坐火車。—Alexandra Ho;譯 小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