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頭條

2018 年 12 月 17 日

彭博商業周刊

專訪丨小智研發創始人黃謙智:進行一場回圈經濟的革命

2017年05月31日

Trashpresso對我們來說不僅是憤怒的表達,還希望能夠真正實現垃圾的回圈利用

我遇到的消費者是非常聰明的,他們在乎每一個環保細節的真實性

轉眼間,臺灣環保設計師黃謙智成立的小智研發(Miniwiz)邁入第十年。2007年,畢業於哈佛大學建築碩士研究所的黃謙智,選擇一條不太一樣的創業路,不是教書,也不是開設建築事務所,而是回到臺灣,從全世界碳排量最高的建築材料下手,進行一場迴圈經濟的革命。

他的做法是,將回收垃圾再製成可使用且外型時尚的建材──寶特瓶磚(Polli-Brick)。相較而言,一般環保建築只是標榜綠化或加裝太陽能板,而黃謙智的做法則更具顛覆性。因此,2010年小智研發運用150萬支回收寶特瓶磚所打造的「遠東環生方舟」,創下多項綠建築全球第一的紀錄,吸引國際媒體報導。黃謙智更於2012年獲頒前紐約市長布隆伯格(Michael Rubens Bloomberg)發起的紐約傑出創業獎,同時,他還在美國康乃爾大學教授「Sexy Trash(性感垃圾)」的課程。

他所帶領的團隊不過五六十人,靠著為諸如NIKE這樣的企業提供與執行完整方案,年營收超過兩億臺幣,員工每年加薪超過5%。為此,國家地理頻道也為他們的事業專門拍攝紀錄片。

不過,十年之後的環保設計進步了嗎?今年世界地球日,黃謙智在上海宣佈啟動新項目Trashpresso,希望更接近現場落實回收再利用的想法。他在現場接受《商業週刊/中文版》的專訪,分享他近來的觀察。

Q:今天身上有哪件物品是可迴圈材料製成的?

A:我的手錶、鞋子,包括這副太陽眼鏡都用的是100%可迴圈材料。

Q:為什麼開啟Trashpresso項目,如何看待它的特別之處?

大家都講垃圾回收,但並沒有真正實現再利用。歐洲的回收垃圾會賣給非洲、東歐或者印度,但你猜他們怎麼再利用?直接倒進水裡。諸如臺灣、日本的垃圾回收率高達60%以上,但真正使用回收材料製成的新產品所佔比例甚至低於0.05%,中間有巨大的鴻溝。Trashpresso對我們來說不僅是憤怒的表達,還希望能夠真正實現垃圾的迴圈利用。

Q:Trashpresso環生零耗機的運行原理是什麼?

A:我們目前有三臺環生零耗車,一臺將放置在位於青海的三江源頭年寶玉則,另外兩臺預計放置在倫敦與紐約。我們先請當地居民按照不同材料把垃圾分類,諸如保特瓶、牛奶罐,然後放進機器中。經過清洗、瀝乾、混合等步驟後,出來的纖維碎片是新材料的基礎單元,能夠製成鞋子、布料,或者磚塊,每5個保特瓶可以生成製作一塊磚的材料。Trashpresso能開去任何地方,省去原本垃圾回收的運輸環節,太陽能板為車輛及裝置供電,實現轉化中的能源零消耗。

Q:一臺Trashpresso的垃圾處理能力如何?

A:一臺機器每40分鐘能夠處理900個保特瓶。想象一場馬拉松運動5萬人跑步產生5萬個廢棄的保特瓶,那麼這臺機器一天可以處理掉近一半。

Q:小智研發與不同公司合作迴圈材料,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A:我覺得目前品牌還是把環保當成營銷的手段。反而我遇到的消費者是非常聰明的,他們在乎每一個環保細節的真實性,我們將在今年五月上線一個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傢俱銷售平臺,為他們定製可迴圈的傢俱產品。

Q:為什麼至今迴圈材料大多停留在作秀階段,不能生活化的原因是什麼?

首先是消費者的購買知識不夠。買東西的時候就要讓它有可能迴圈,這要求單一材料,否則用機器將不同材料分開是非常困難的。然後就是回收分類,但回收完以後要做什麼,這些東西會變成什麼,現在是根本不知道的,所以大家都停在那裡。

Q:小智目前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

首先是人。一部分是指市場對環保的認知度,我們的想法常常超出品牌能夠理解的範圍;另一部分是人才仍然欠缺。除此以外,現在的溝通成本也越來越高,社交網路上一半是假新聞,比如曾有公司聲稱將在海洋中撈垃圾,而後轉變成新材料,但我們做完研究後發現根本沒法撈,因為海洋垃圾的密度太低。太多虛張聲勢的雜音導致真正做環保的聲音很難被聽到。

Q:在你看來,我們離可迴圈的社會還有多遠?

我希望它很近,但我覺得在我人生在世時都難以達到。現在變好的地方是每個人開口就是“綠色生活”,大家開始在乎。但問題在於,市場有東西給在乎的人嗎?沒有。除此以外,迴圈經濟並不像以前所說用石油就不環保,或是不能用煤加熱,重點在於能否把煤加熱後的熱能儲存起來,煤的粉末能否再變成另外的東西,那就需要投資建設加工碳粉的工廠,使碳粉變成新的材料。這需要轉變的過程,它會改變我們舊的生產模式,舊的思維邏輯會被大量挑戰。採訪/王憶萬、王思涵 編輯/范榮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