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碰到一位特別偏執於自己能不能得到五星評級的Uber司機──他甚至會直接央求你給他打五星──這裡面是有原因的。長久以來,那些被公司停用帳戶的Uber司機一直在抱怨,公司的上訴流程似乎並不透明,而且很難得到有利於司機一方的解決結果。這種狀況或許即將改變。Uber公司表示,今年年底前,紐約市的司機將可以在由美國仲裁協會(American Arbitration Association)擔任仲裁的會議上提請仲裁,向由其他司機組成的陪審團小組提出帳戶停用申訴。專業勞工代表將在無需司機支付費用的情況下,為他們的案子辯護。

「若是沒有夠多心情舒暢、高效、積極的司機,我們的生意不會成功,」Uber顧問、曾在2008年總統大選期間擔任奧巴馬(Barack Obama)競選經理的普羅非(David Plouffe)表示。「我們正洗耳恭聽。」

還不止如此。一家名為「獨立司機行會」(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的準工會組織將為司機們提供支援,這家組織由Uber出資成立。Uber和該行會將負責決定陪審團由哪些司機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