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s 特寫

2019 年 11 月 18 日

彭博商業周刊

美國科技巨頭押注台灣

2019年08月06日

近半年,美國科技巨頭微軟、Google、Facebook、AWS等接連在台灣加碼投資。在大舉擴張、大規模招聘的背後,有兩個關鍵字——人工智能、研發中心。台灣能成為亞洲人工智能的研發基地嗎?

張仁炯與他的團隊最近忙著搬家。台北市信義區一棟高級辦公大樓裡,台灣微軟(Microsoft)人工智慧研發中心的裝修與搬遷工程為了趕在9月完工,正加速進行。「因為現在的辦公室坐不下了,所以要再租兩層樓,」

台灣微軟人工智慧研發中心執行長張仁炯聳聳肩說。2018年1月,微軟投資10億新台幣,在台灣設立人工智慧研發中心,至今不到兩年時間,已成為微軟全世界團隊規模僅次於北美總部的人工智慧影像處理研發據點。

張仁炯與團隊所在的辦公室直接隸屬於微軟美國總部,不隸屬於微軟台灣分公司,獨立樓層,連大門拍卡(門禁)系統都與台灣微軟辦公室分離。我們到訪的那天,剛到晚餐時間,辦公室裡還有幾位正在工作的工程師,在白板上寫下密密麻麻的公式。張仁炯指著好幾部堆放在地上的電腦主機說:「這些之後都要搬過去。」

目前, 張仁炯領導的團隊大約80多人,有從微軟總部來的研究員、從清大資工系挖角的前主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的博士,也有剛從台灣各個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新辦公室預計在9月啟用,將橫跨兩層樓,可以容納超過130個辦公位置。張仁炯說,他們的目標是在五年內將團隊擴張到200人規模。

「我們會弄得很炫,炫到我那時候還開玩笑說,有必要嗎?我們內部要求我擺一部抓娃娃機,開幕時不用付錢,大家都可以玩,」張仁炯大笑,「我們還擺了一部投籃機,要求要烤漆烤成跟微軟的顏色一樣。我們很無聊的。那裡還會有睡覺的地方。」

同樣正為搬屋做準備的還有Google。台北捷運亞東醫院站旁,由台灣民營企業遠東紡織的舊工廠所改建的北遠東通訊園區(Tpark)裡,Google的新大樓正在加速趕工中。

2018年1月,Google收購宏達電(HTC),協議生效後,原本開發HTC智能手機的工程團隊,併入Google旗下。這2000名軟硬件研發人才,讓台灣成為Google在美國之外規模最大的研發基地。

今年5月,由Google台灣硬件副總裁彭昱鈞帶領的台灣團隊,設計出了Google最新系列智能手機Pixel 3a、Pixel 3a XL,相機能用人工智能辨識場景,自動調整成最佳拍照模式。

台灣開發團隊登上了Google年度開發者大會的舞台,發表了這些產品。

Google在他們的官方網誌上表示,這個位於遠東通訊園區的新大樓將在2020年底啟用,未來會有足夠的空間將現有的2000名員工數目擴充一倍,目的是在人工智能方面做更多的開發與研究。

美國高科技公司對台灣的投資,好久不像今年上半年這麼熱鬧。3月初, 亞馬遜(Amazon)的雲端服務公司AWS(Amazon Web Services)表示,大中華區首座物聯網實驗室將在台北開幕;3月底,Google宣布在台灣擴張營運,成立亞太區最大的研發基地;4月初,微軟啟動「AI 100計劃」,表示將在年底前完成100個跨領域的商用AI解決方案;4月中,Facebook台北辦公室也遷入新大樓,計劃在台擴大招募員工;而到6月底,美國晶片大廠高通(Qualcomm)則在新竹科學園區舉行動土典禮,未來,他們將在這裡設立多媒體研發中心、流動人工智慧創新中心及5G實驗室。

大舉擴張的背後,有幾個關鍵字—台灣、人工智能、研發中心。「美國、中國大陸以及台灣關係是這一次的資金布局上很重要的關鍵,」台灣經濟研究院(Taiwan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研究六所副所長范秉航觀察。

「他們會把一些投資轉移到台灣來,是有一定原因的。你要說是貿易戰也行,但我覺得在背後更深層的是,過去他們一直在中國大陸投資,可是慢慢地發現,培育的人才後來出來創業。中國大陸近幾年很多人工智能公司出現,一年後就變獨角獸。這些技術是會跟著人跑的。再加上最近中美關係稍微緊張,有一些技術外流跟資訊安全的問題,所以同樣是要做海外人才的布局,中國大陸或許就不是一個最好的選項。他們開始找第二個好的地方在哪裡。」

范秉航分析,和亞洲其他國家相比,台灣貼近中國大陸市場,也是東南亞與東北亞之間的樞紐,加上人才品質好、技術好、資訊安全能力很強,所以成為美商投資的選擇。「台灣和中國大陸說同樣的語言,一直是中國大陸黑客的試驗場域,在資訊安全防護這一方面是世界級的,」范秉航解釋,「國際的資訊安全比賽中,台灣常常是前三名,這也加強這些科技巨頭願意在台灣布局的想法。」

微軟是最初幾家決定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的公司。2016年10月,微軟在台灣設立亞洲的第一個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IoT)創新中心;2018年1月,人工智能研發中心正式也在台成立。台灣微軟總經理孫基康回想起當初的決定說:「對研發中心來說,人才很重要。台灣人才的專業度在東南亞與整個大中華地區是十分受肯定的,尤其是工程這一塊。」

根據台灣教育部統計,台灣每年有超過一萬名資訊相關科系的畢業生投入職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做出的調查顯示,台灣在科學教育的排名高居全球第四,工程師網站HackerRank則指出,在擁有程式設計人才的國家和地區中,台灣競爭力排名全球第七。

但孫基康觀察,過去30年,台灣硬件代工主導資通產業發展,變相造成頂尖軟件與研發人才無法發揮所長。「有點雞生蛋、蛋生雞吧。台灣有優秀的人才,但都比較偏做硬件跟韌體(firmware,是介乎於硬件與軟件之間的一種程式指令或數據)。微軟包含幾家大廠在台灣投資之後,你就會發現這些人才出現了,所以其實台灣有優秀的軟件人才,只是以前可能沒有機會做開發。」這讓台灣站上近年最大的一波投資浪尖。

2018年, 台灣的外國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 達114.4億美元,創10年新高。Google、微軟、AWS等科技外商大力加碼投資台灣,加上中美貿易戰台商回流投資總額已近5000億台幣,超過全年度目標兩倍,台灣在今年第二季經濟增長率達2.41%,高於預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冠。

美國高科技公司在台灣大舉擴張的另外一個關鍵,是台灣擁有成熟的產業聚落(又稱產業群聚,定義是一群在地理上鄰近且有交互關連的企業、服務供應商,以及相關領域的大學、產業工會等法人機構。群聚內成員,可能是同一產業的競爭者,也常是上下游廠商形成的供應鏈,形成緊密的關係網絡,並藉由頻繁互動的夥伴關係,促進資訊與情報的快速交流,進而刺激技術發展與產品創新。)過去30年,台灣在科技製造、半導體等領域累積了深厚實力,在人工智能與其延伸應用上,擁有全球獨步的軟件、硬件整合優勢。

「人工智能一定是硬件加軟件,」張仁炯解釋。人工智能要達到最好效率,需要硬件的支撐,而全球人工智能運算的主機,有85%來自台灣。「所以這個團隊如果在台灣,你可以拿這些軟件的內容,去跟台灣的硬件廠商配合或測試。例如說人臉識別,我把演算法寫到集成電路(Integrated Circuits,IC,即把一個電路中所需的零件或導線互連在一起,製作在玻璃或半導體晶片上,然後封裝在一起,成為一個能實現電路功能的微型電子零件)裡面,鏡頭在旁邊的時候,人工智能運算的速度就會變快,你就不用送上雲端,可以在離線狀態完成它。這種就是我們在講的硬件跟軟件的結合,解決一個人生活上的問題一定是硬件跟軟件結合。」

張仁炯一把拿起同事的微軟平板電腦,指著上面的鏡頭說:「這是軟硬整合的一個例子。這以前是在美國做的,但去年我們把它拿過來了。我們現在正在開發的東西是智慧文字,智慧文字是這樣,例如這是一張發票,你照下來之後,讓人工智能自己去理解它。之前的做法是一個一個字去認,之後再用自然語言做後期處理,但我們的做法是這邊有一段字,我告訴你這一段字是什麼,字型、大小我不管,這東西一多了之後,我用機器學習的方式,就可以知道這個東西背後代表的商業意義是什麼—可能是一張名片、收據、行程或是合同,這是難的地方,我們正在研究跟開發。」

在台灣,微軟的工程師開發的是全世界都會使用的東西,做的是產品的核心技術研究。「我們開發出來的產品,可能就跟20年前我剛進微軟時做的Microsoft Office辦公軟件一樣,現在全世界好幾億人在用。」

但張仁炯和他的團隊也不僅僅是關起門來,埋頭寫程式碼、做研發,他們還到處拜訪台灣客戶,做在地綜效(本土協同效應,synergy effect),打破大眾對研發中心的想像。

「很多時候做產品研發的人其實容易誤解。你會因為自己的想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而無法理解外面的世界要什麼,」張仁炯說,過去微軟的模式是開發出一套產品,再將產品賣給客戶,但這樣的模式在人工智能的時代反而會成為企業的劣勢。「如果今天我不出門,跟客戶談,了解他要的應用場景,那麼我們可能不知道他需要什麼技術,反而還會問,你為什麼不能用啊? 」「在地綜效與與產業垂直整合其實是在說這個事情。這是一個理解的過程,不是一個創造的過程。」張仁炯在做訪問前便去拜訪了客戶,特別穿上西裝。他平常都穿T恤、短褲上班。

孫基康補充,這是台灣人工智能研發中心的特色。「雖然我們全球有很多開發的團隊,可是台灣有一點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在關注人工智能產業的垂直整合。如果你想要更深入地做智能製造,那台灣可能是最好的地方。相反的,智能醫療可能就是在倫敦,每個地方有不同的優勢。」

軟硬結合、在地綜效與的加乘效果,也出現在人工智能延伸出的物聯網與雲端產業裡。

「物聯網、人工智能和雲端技術的跨界整合,可以加速各個技術之間的協同創作,從而加速智能物聯網的落實,」 AWS香港暨台灣總經理王定愷說。近年,全球科技產業出現典範轉移,主導科技業發展的個人電腦(Personal Computer,即PC)產業走下坡,取而代之的是流動裝置、雲端產業起飛。麥肯錫(Mckinsey)2015年發表的報告預測,2025年,物聯網產業每年產值最高可能達到11.1萬億美元;根據經濟部工業局統計,台灣雲端產業產值在2018年上看8391億台幣。它們與人工智能的加乘效果,超出王定愷的想像。

AWS物聯網實驗室今年6月在台灣正式開幕,許多工作橫跨物聯網、人工智能和雲端領域。王定愷說,他們將在扮演世界電子製造樞紐的台灣,打造物聯網解決方案的原型。

「在全球,住家、工廠、油井、醫院、汽車以及其他場所中存在著數十億部不同設備,未來,我們需要一個解決方案能夠連結、收集、儲存以及分析這些設備所產生的數據,我們認為台灣具備了這些優勢,」王定愷說,「台灣累積多年的半導體與晶圓、晶片生產及設計技術,同時也具備豐富的終端設備設計及生產經驗。」

王定愷說,台灣的光寶科技已在全球部署200萬盞LED智能路燈,他們幫忙加快部署以及規劃後續的維護營運,僅八個月就完成了全新北市12萬盞的節能路燈。另外,光寶科技也在台北市開始設置將號誌、標誌、路燈共桿化的智慧共桿,將智能物聯網與路燈整合。「 台灣所處的地理位置,與其他區域市場聯繫非常方便,物聯網實驗室在此落地,可以同時服務許多亞洲公司。」

吸引美國高科技公司的投資,是蔡英文政府建立人工智能產業計劃的一部份。

2016年,蔡英文上任,推動智能機械、亞洲.矽谷、綠能科技、醫學、國防、新農業及循環經濟的5+2產業創新計劃,希望能加強台灣產業的國際生產鏈。「亞洲.矽谷」,便是台灣與美國高科技公司建立更緊密聯繫的戰略。同時,台灣也推動「新南向政策」,多國布局、分散風險,結合新南向國家製造能力,打進東南亞市場。

「過去台灣的經濟政策很大的問題是說,我們沒有想要放太多心力在產業升級,我們過於迷信台灣製造、全球分工,所以就鼓勵很多台灣的製造業去中國大陸,用廉價的土地跟勞動力,或是我們說的舊經濟元素,去支撐台灣的經濟發展,」

長期關注新創與數碼經濟等議題的立法委員余宛如說。但近幾年世界的經濟架構發生大變化,舊經濟元素已無法領導經濟發展,將軟件科技導入不同領域,刺激數碼轉型,才能催生新的高附加價值產業。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端出了數碼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DIGI+方案),目標是在2025年內,讓台灣數碼經濟產值從2014年的3.3萬億台幣,倍增至6.5萬億台幣,佔GDP比率提升至近三成。2018年年初,台灣行政院也提出「台灣AI行動計劃」,宣布全面啟動產業人工智能化,並預計從2018年到2022年,每年投入100億台幣預算,希望讓台灣成為人工智能創新樞紐及全球智能科技領先者。

近一年的地緣政治情勢,正好讓有人才、產業聚落和地理位置優勢的台灣趕上最好時機。

但要躋身一流的人工智能研發中心,台灣還需更嚴謹的布局。余宛如舉例:「像是如何確保外商在台灣研發產品,我的營業秘密是安全的,會是接下來蠻關鍵的一件事情。」

台灣立法院正在研究《營業秘密法》的修訂,加強保障企業的知識產權,或會推高罰則,達到嚇阻作用,同時搭配《證券交易法》的修法版本,增加員工認股權轉換或轉讓股份的福利誘因,減少優質人才被其他企業挖角。

「我們也修了《產業創新條例》,最近臨時會通過了5G、智能機械等領域的補助,假設企業做這些投資,台灣有一個稅項減免的誘因,促進產業未來往這個方向去走,」余宛如解釋。

同時,在爭取成為人工智能領導者,台灣不是亞洲唯一。新加坡宣布智能國家2025計劃,在未來五年內投資1.5億新加坡元(約1.1億美元)發展人工智能與數據科學;日本安倍內閣上台後,通過《產業競爭力強化法》,鼓勵企業創新;韓國2013年也成立未來創造科學部,預計四年後培養超過一萬名人工智能人才。

為了突圍,台灣政府現在正加速人才培育的計劃。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未來將每年讓一萬人接受人工智能研發工作的培訓,人工智能教育也將在中小學扎根。

「人工智能是台灣產業創新、邁向智能國家的重要關鍵,不僅攸關未來國家競爭力,對於促進經濟發展、提高民眾生活品質亦有助益。不到兩年的時間裡,台灣已成為國際矚目的人工智能創新舞台,」蘇貞昌在今年5月發布的一份聲明上說,「Google、微軟、NVIDIA等國際企業都選在台灣設立人工智能研發中心,可看到台灣備受肯定。不過,科技發展最重要的一點,是要貼近民眾生活與產業需求的應用,從生活出發,用科技進一步改善民眾生活品質。」¬(撰文:劉修彣 編輯:鄧詠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