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News 即時頭條

2019 年 11 月 18 日

彭博商業周刊

香港動盪 富人尋覓其他避險港灣

2019年07月13日

私人銀行家們收到大量的來自香港投資者的詢問,他們擔心香港政治危機的長期影響。

雖然香港政府擱置了具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案,但是據銀行家和資產管理公司透露,一個新的富裕階層正在努力尋找讓資金能更快撤離香港的途徑。

一家主要的亞洲財富管理公司透露,最近幾周大量新資金從香港轉移到了新加坡。由於這個問題的敏感性,該公司要求不具名。

一位香港私人銀行家表示,他收到的大多數新詢問不是來自超級富豪(他們其中的大多數人已擁有了替代的資金目的地),而是那些擁有1000萬至2000萬美元資產的個人。

即將到來的變化

修例引發的動盪局勢加劇了香港投資者和民主宣導人士的擔憂,害怕北京支持的港府會逐漸拆除內地與香港之間的司法隔離牆。逃犯條例只是幾宗事件中的最新一例,其他還包括2017年金融家肖建華在香港被內地國安人員帶走,其至今再也沒有重新露面。

香港中倫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合夥人Clifford Ng表示,「即使那些認為抗議活動將會垮台,消亡的人,他們的談話已經也成為:『變革即將到來,我們該如何計畫?』」。Clifford Ng專門為富裕客戶提供跨境交易和投資方面的顧問服務。

長期以來中國資金流入新加坡,倫敦,紐約以及其他北京輻射範圍不到的中心城市,近期的示威遊行只是最新的一個觸發點。由於政局穩定,語言環境和與中國快速的航空聯繫等優勢,新加坡規模2.4萬億美元的資產管理行業成為資金轉移潮的主要受益者之一。

隨著投資者對新加坡的興趣升溫,知情人士透露,新加坡金管局要求該國的金融機構不要因為發生在香港的示威遊行而公開貶損香港。他們表示,新加坡金管局希望避免給人留下新加坡對香港趁火打劫的印象。

另一家私人銀行駐香港的CEO表示,抗議活動開始後,來查詢的客戶人數大約是通常水準的四倍,介紹關於其他地區資產登記方式的單張很快就被客戶經理拿走一空。他說,在最初的恐慌過後這方面興趣有所降溫,因為人們意識到如果需要的話,他們有一定時間來轉移資產。

與香港其他財富管理機構一樣,該CEO表示,他的客戶尚未轉移大量資金,但他們正在建立相關管道,以便一旦形勢惡化,可以迅速轉移資金。

「這對他們來說是免費的風險對沖,」律師Clifford Ng表示,自香港擱置修例以來,資金轉移意向並沒有改變。

Ravi Menon

新加坡金管局董事總經理Ravi Menon上個月表示,與金融機構的討論顯示出「沒有業務將大量轉移的跡象。」

快速轉移

上述香港私人銀行家表示,他的客戶最大的擔心的是長期把資金放在香港是否安全,許多人正尋求在海外設立另一個銀行帳戶,以便更容易轉移財富。

香港的動盪以及資金撤離的可能性已經成為政治話題,多數接受採訪的私人銀行家都要求匿名。

現在設立離岸帳戶比金融危機前要花更長的時間,因為要經過「了解客戶」(KYC)程式,而且為了防範洗錢,相關規定變得更為嚴格。上述香港私人銀行家表示,目前有穩定工作的老客戶可能可以在三周內開設一個新帳戶,但對於擁有複雜公司資產或關係的客戶而言,時間可能就需要六個月。

香港仍然是內地富人最青睞的目的地,因為地理鄰近,開戶方便且沒有什麼語言障礙。中國最大私人財富管理公司之一,據一位駐上海客戶經理表示,香港仍然是他90%客戶的首選目的地。

Clifford Ng表示,對於那些有長期規劃的人來說,香港的示威活動已經讓他們將注意力聚焦在2047年,即中國維持「一國兩制」法律承諾的最後一年。

香港的動盪也可能產生其他影響。Portcullis Group的董事長David Chong表示,由於香港的政治風波始終無法平息,作為越來越受亞洲超級富豪歡迎的財富管理方式,家族辦公室更有可能選擇新加坡,而不是香港作為基地。

David Chong表示,就他所知,因為香港的示威遊行,那些管理至少2億美元資產的家族辦公室現在打算把落腳點選擇新加坡,而不是香港。

「香港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位在香港和新加坡都有永久居留權的馬來西亞人說,「你能想像新加坡允許這樣做嗎?」(撰文:Chanyaporn Chanjaroen、Alfred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