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ing Remarks 開卷

2019 年 03 月 23 日

彭博商業周刊

中國民營銀行造夢

2017年03月06日

為了搶佔金融陣地制高點,阿里巴巴、百度、騰訊、永輝、蘇寧等17家公司先後取得銀行牌照

而在這些巨頭後面排隊的,還有最少50家上市公司擬打進市場。從0到1再到N,民營銀行的路可以走多遠?

談起中國的民營銀行,2014年可以說是源起之年。以阿里巴巴的網商銀行、騰訊的微眾銀行為代表的5家銀行獲批並開業後,2015年銀監會表態,民營銀行申設不再設限,成熟一家審批一家,而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銀監會《關於促進民營銀行發展的指導意見》,標誌著民營銀行已步入常態化發展,2016年10月12日,發改委發佈《促進民間投資健康發展若干政策措施》中要求,依法依規加快民營銀行審批,自此民營銀行籌建開始加速度。

繼四川希望銀行之後,中關村銀行、蘇寧銀行等相繼獲批籌建,截至目前,民營銀行合計達到17家,多數定位為互聯網銀行。特別地,2017年1月5日百度與中信銀行合資的「百信銀行」也獲批設立,歷時一年,成為國內首家直銷銀行 「獨立法人運作模式」破題之作(與其他民營銀行不同,由於民營資本入股民營銀行持股比例原則上不超過30%,百信銀行可視為民營資本進入銀行業的另一種途徑)。

近日,民營銀行再現小高潮。根據銀監會公佈的數據統計,至少有50家上市公司已經發佈公告,擬進軍民營銀行。包括劉強東在京東集團2017年開年大會上明確表示京東會申請自己的銀行或者控股一個銀行。與此同時,許家印也在恒大集團2017年工作會議上表示金融集團要實現參股、控股銀行、保險、證券、信託、公募基金、互聯網金融等金融全牌照,而據報道,樂視金融CEO王永利也早在2016年10月赴山西探討民營銀行業務。

民營銀行的發展(特別是定位為互聯網銀行的民營銀行),源於各路參與者搶佔互聯網金融陣地制高點的訴求,民營銀行牌照似乎成了互聯網企業進軍金融領域的必爭之地。以主打互聯網牌的百度、阿里和騰訊(BAT)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甚至以永輝、蘇寧為代表的民營企業,設立民營銀行有助於他們提升客戶體驗、實現生態系統升級或是跨界競爭。

總體來看,民營銀行主要體現出三大亮點:第一是股東結構,民營資本和社會資本可以參與到銀行這種傳統禁區或者高監管的行業當中;第二是在經營手段上要借助股東背景來做,比如利用股東對於上下游的信息優勢深耕於客戶的多元化金融需求;第三是高度的觸網化。

而根據互聯網基因和產業基因的強弱,民營銀行的業務範圍和重點有所不同。其中比較典型的代表有阿里巴巴的網商銀行主要是依託於大數據,甚至是淘寶和農村客戶,看中流量和場景;微眾銀行自我定位於「連接者」,更形象的說法是連接「微眾」和「銀行」,主要客戶基礎是依託於微信群的個人客戶,申請辦理貸款的前提條件是進入其內部篩選出來的白名單;溫州民商銀行的定位是做精緻的服務小微企業的民營銀行,立足點是服務溫州地區的中小微企業;天津金城銀行則主要以機構業務為主,以「公存公貸」為探索特色,做資產驅動、主動負債型的輕資本銀行;而開在上海自貿區的華瑞銀行的定位是「朋友圈的銀行」, 戰略方向是「三個服務」(服務民營經濟與小微大眾、服務科技創新和服務自貿區改革),但其零售業務的銷售渠道主要也依託於互聯網。而對於百信銀行,中信銀行和百度70%:30%的股份佔比確保了高「排他性」基礎上的強強合作,雙方在數據共享方面的合作將會更加開放,中信銀行將充份發揮網點、風控、產品研發、客戶經營能力等優勢,而百度將發揮互聯網技術、大數據、大流量等優勢,可以算是民營銀行的一個突破性嘗試。

雖然民營銀行的定位有所差異,但各有優勢。互聯網基因強的民營銀行可能對客戶銷售有一個更好的全景圖,對客戶所有數碼化的生活軌跡掌握得比較透徹,而數碼化手段又使其在精準營銷和風險控制上佔據優勢。而在對客戶實際消費方面的信息累積以及對客戶真正的消費心理和交叉購買行為的分析上,產業基因強的民營銀行則了解得更為透徹。比如,客戶可能會交叉購買產品,也可能會有由線下售後服務派生的消費金融需求。而現今,民營銀行之間正呈現出相互滲透和相互借鑒的趨勢。我們可以看到阿里在做菜鳥物流,騰訊在不斷地併購娛樂性的公司,而蘇寧易購也在向線上轉型。

需要提及的是,民營銀行畢竟是作為傳統銀行的有利補充,中國不缺少五大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以及城商行,缺少的是金融創新,包括理念、技術和業務模式,民營銀行的出現是對傳統金融體制形成鯰魚效應,催化它做出一些改變和調整,而未來,民營銀行的客戶群體還會下沉,即便是企業客戶也是以小微企業為主。

民營銀行已經交出了經營成績單。根據銀監會披露的數據,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5家試點民營銀行的資產總額為1329億元人民幣,前三季度5家試點民營銀行共計實現淨利潤5.72億元,平均不良貸款率0.54%,撥備覆蓋率471.21%。其中公開資料顯示,溫州民商銀行截至2015年末實現淨利潤1018萬元,不良貸款為零;網商銀行截至2015年末,年度累計虧損0.69億元,不良貸款率為0.18%;天津金城銀行到2015年年末實現淨利潤-0.29億元,不良貸款額和不良貸款率均為零,2016年上半年實現盈利0.98億。同時,天津金城銀行也成為首家披露2016年數據的民營銀行,截至2016年底,該行資產規模達到220億元,營運資產總額256億元,淨利潤1.29億元,各項存款餘額187億元,各項貸款餘額69億元,其中中小微企業資產佔比近70%。

很難說民營銀行這樣的表現是否達到預期目標,除了尚未經歷完整的放貸周期外,另一重要原因在於期許標準不同,結果也會不同,關鍵要看是把民營銀行當成一個新生事物看待,還是從創利能力來評判。我們認為,現階段不應把民營銀行去跟傳統銀行比較,更應該把它們作為業務模式創新的代表來看。

首先,要看一家民營銀行是否真正把業務模式建立起來。第二,要看它是否真正適應了以客戶為中心的原則,包括是否滿足了消費者體驗是否更好、更便利等碎片化需求。第三,要看它是否通過先行先試為業界提供了業務新方向,是否通過有效的風險管控引導行業向更良性的環境發展。第四,與國有五大銀行數百億上千億的淨利潤相比,民營銀行的財務報表可稱得上微不足道,然而並不能單從財務數據考核民營銀行的營運情況,因為民營銀行更多是被股東納入到更大格局的生態系統角度來看,銀行自身的利潤是一個考量,而其戰略意義和給股東未來帶來的經濟貢獻更為重要,包括對股東流量、客戶黏性、客戶交叉銷售產品識別、業務板塊重塑以及線上線下渠道的打通等影響可能是巨大的。不能就金融論金融。

隨著民營銀行版圖的擴張,多重挑戰也成為民營銀行難以回避的難題。

第一,在美國新總統奉行「美國優先」政策以及英國脫歐後面臨較大挑戰的國際背景下,中國很難獨善其身,再疊加去產能的目標,經濟發展的宏觀環境不會特別樂觀。

第二,金融業面臨著宏觀經濟下行的壓力,雖然銀監會網站1月25日晚間發佈的《2016年銀行業運行情況快報》顯示, 2016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74%,較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點,全年不良貸款率基本保持穩定,但在利率逐漸市場化和利潤增速下降的背景下,銀行業仍然首當其衝,銀行業整體的表現對民營銀行的發展也會構成挑戰。

第三,民營銀行的商業模式無非是基於對客戶群體的精準定位以及金融產品的供給上,然而當前的業務模式同質化是民營銀行面臨的最大挑戰,民營銀行仍受「一行一店」限制,而百信銀行儘管是具備存、貸、匯、理財、發債等全牌照功能,但仍是「有限牌照」,主要體現在不能設立線下網點。產品和服務上的束縛導致了民營銀行要解決包括遠程開戶受限、銀行理財產品購買以及貸款業務必須要面簽在內的諸多問題。從長遠來看,隨著監管的逐漸放開,民營銀行提供的產品品類肯定會更加豐富,也會從最初在特定領域的精專走向全能性銀行。

第四,大量引進各類金融人才對民營銀行來說已迫在眉睫,而人才的特點是呈現T型的(指按知識結構區分出來的一種新型人才類型,字母「T」表示其知識結構特點:「—」表示有廣博的知識面,「|」表示知識的深度)。這些人才既要懂互聯網思維和技術,也要是金融專才。然而互聯網文化是迭代式、試錯式且較為隨性,而傳統金融機構的風格是保守且嚴謹,互聯網跟金融專業疊加的要求是一個較大的挑戰。更為重要的是,除了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也會遭遇挑戰,目前業界也不乏例子,有些高端金融人才從傳統金融機構轉向互聯網金融後並沒有待很長的時間。

第五,民營銀行還將面臨民營資本或者是股東背景是否會產生信用風險的挑戰,比如公司治理是否健全、是否會損害小股東利益、是否會成為企業自己的提款機等。另一方面,在運用互聯網技術時,KYC(Know-Your-Customer,了解你的客戶)是否真正到位,風險評估體系是否可以確認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進而防止客戶欺詐,也是民營銀行亟需解決的難題。

第六,隨著民營銀行的設立門檻變高,部份公司籌建民營銀行也面臨著變數,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下,金融機構的破產機率會加大。事實上,允許銀行破產是走向金融市場化、利率市場化的必經之路。不妨參考台灣經驗:受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國際化的國際影響,台灣於20世紀90年代初放開了民營銀行的准入,然而由於台灣民營銀行准入法規存在一些制度性缺陷,在開放初期直接導致了民營銀行核准家數過多、企業財團操控銀行董事會以及退出機制缺失等問題,引發了銀行業過度競爭、銀行經營狀況惡化等一系列危機。為解決金融機構困境,台灣自2001年起推動了數次金融改革,鼓勵銀行機構合併、成立金融控股公司、設立「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等一系列措施。也就是說,民營銀行的風險最終通過商業銀行併購潮來消化。

雖然中國大陸的民營銀行是採用試點方式的漸進推進,但具體到會不會倒閉的問題仍需要考量幾個因素:首先要看它的基本面,經營狀況是否可持續,有的時候即便有虧損,但如果獲得了股東或者政府的支持,仍然可以經營下去。雖然虧損不是經營不下去和倒閉的一個必然條件,但我們認為民營銀行仍要考慮自己是否有前景,是否可以給別人持續投入資源的信心。

另外也要看環境,金融機構的破產會產生巨大的社會影響,大眾在心理上會比較難以接受,這也是很多國家會考量的因素,所以國內民營銀行的未來也是要看其所處的發展階段和成熟度,而有進有出,遵循市場規律肯定是長遠趨勢。――何大勇、彭眾陽(作者何大勇為波士頓諮詢公司合夥人兼董事總經理、彭眾陽為波士頓諮詢公司董事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