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Economics 全球經濟

2019 年 10 月 23 日

彭博商業周刊

低薪高壓 日本幼兒園教師出走

2016年09月06日

工資過低,工作內容又要求過多,導致幼兒教師短缺

「幼兒園可成為一個不斷發展的行業,但政府卻遏制其發展潛力」

Saki Sasamoto在東京的一家幼兒園當了六年半的老師,她已經受夠了。她的工資只能勉強維持生計,而工作的壓力卻實在太大。於是她選擇辭職,加入了日本約76萬名有資質但選擇從事其他行業的幼兒教師隊伍。她表示:「我無法忍受了,這份工作實在讓人心力交瘁。」

低工資和名目繁多的政府法規正在讓日本女性(和一小部份男性)離開幼教崗位。這個崗位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的計劃至關重要,因為他計劃鼓勵日本母親重返工作崗位,補充日本日益減少的勞動力。安倍政府正在投入大筆資金建設學校,以解決家長面臨上得起的學校匱乏的問題。在東京,在一家熱門幼兒園獲得名額的過程,往往從孩子出生前就已經開始。

日本政府計劃到2018年3月末增加50萬個幼兒園入託名額,目前已經完成目標的一半。然而,政府卻在改革法規和政策這一更大的任務面前退縮了。這些政策法規可追溯到二戰時期,也是造成大多數教師收入低和工作環境糟糕的原因。2008年至2013年期間,東京都政府對31550名幼兒園工作人員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五分之一的人都在考慮辭職,首要原因就是工資太低。

問題的核心在於政府對公立及私立學校的補貼制度。這些補貼款項在某些情況下能涵蓋學校超過80%的辦學成本,但它們也伴隨著一些附加條件,包括管理從工資等級到監護費用再到營運時間等一切事宜的大量規定。例如,Sasamoto表示,一名學生的母親在工作中耽誤了,未能及時來接孩子,但她卻無權代為看管。她說:「我想幫忙,但規定不允許。」

幼兒園教師中大部份都是女性。日本勞動省的數據顯示,2015年,幼教的平均月薪為21.92萬日元(約合2184美元),其中包括加班費,比所有行業的平均薪資33.33萬日元低34%。在東京,每位申請人約有五個幼兒園老師的空缺可以選擇。隨著學校數量的增加,幼兒園教師的短缺只會越來越嚴重。新的中心將需要9萬名新員工。

東京昭和女子大學經濟學教授矢代直宏(Naohiro Yashiro)表示:「幼兒園可以成為一個不斷發展的行業,但不幸的是,政府卻在遏制這個行業的發展潛力。」矢代直宏曾在安倍晉三的第一個首相任期任職於政府的經濟委員會。他說:「如果存在教師短缺問題,他們的工資自然要增加。」

Poppins公司在日本經營著約160家幼兒園,2014年增加了21所學校,但今年僅新開10所。該公司行政總裁中村紀子(Noriko Nakamura)說:「幼兒園教師短缺引起了一片譁然。幼教工資問題不是政府的事,他們應該留給公司來決定。」中村紀子希望政府能放鬆監管並停止控制工資水平。

安倍政府已承諾,從2017年4月開始的財年起,為幼兒園教師加薪2%,並對那些「技術精湛、經驗豐富」的教師每月另外增加4萬日元工資,但政府並未說明哪些人符合資格,也未說明這筆錢將來自何處。(因擔心可能引起消費者支出枯竭,讓日本經濟重陷衰退,日本政府已兩度推遲不得人心的銷售稅上調。)管理幼兒園事務的日本衛生、勞工和福利部長鹽崎恭久(Yasuhisa Shiozaki)和婦女權益部長加藤勝信(Katsunobu Kato)拒絕接受採訪。

作為全球老齡化速度最快國家的領導人,安倍晉三可能最終將被迫優先考慮日本老年人的需求,而不是幼兒的需求。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日本策略師松井凱西(Kathy Matsui)說:「嬰兒不會參與投票,但爺爺奶奶會。他們當然會根據自己的利益投票。許多人認為育兒和家庭支持措施屬於成本範疇,但它們應該被看成投資。」松井凱西也是提高女性在勞動力中參與度的主要支持者。 ——Yoshiaki Nohara;譯 融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