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趣生活

2018 年 12 月 17 日

彭博商業周刊

價值十億新“商機”,食用類大麻能否成為下一個羽衣甘藍?

2017年07月15日

毒品大麻含有有效劑量的四氫大麻酚,食用大麻只有不到0.3%的這種致幻成分

“我們認為下一代的食用大麻將進軍零食產業,更廣泛地滲透進千家萬戶”

【編者按:Hemp則多半指經濟用途和食用的大麻,被視為健康保健食品而廣泛應用的大麻籽,即為食用大麻的種子(Hemp Seed)。食用大麻跟毒品大麻是兩碼事,毒品大麻含有有效劑量的四氫大麻酚 (THC),食用大麻只有不到0.3%的這種致幻成分。】

遠處的山上種植著大麻。

先來認識一下兩位可食用大麻農場主吧。

在創辦JD Farms前,馬克·尤斯特(Mark Justh)是摩根大通亞洲區的董事總經理。聯合創始人丹·多爾金(Dan Dolgin)為華盛頓的多家機構從事反恐工作。

現在這兩個人成了大麻生意的合作伙伴。JD Farms專門開發高質量的食品——包括嬰兒蔬菜什錦沙拉,義大利麵和冷榨油——它正在成為席捲全國的美食風尚。

JD Farms位於紐約州的伊頓,距離錫拉丘茲東南方向大約48公里,是80多年來紐約州首個合法的食用類大麻農場。它坐落在600多公頃的認證有機土地上,2008年尤斯特對可持續農業產生興趣之後購買了這塊地。“這裡有大量的農業基礎設施,”尤斯特說起了他發現的潛力。“該地區是一個主要的奶牛場,但是農場被忽視了。商品牛奶價格挑戰了當地經濟。”他最初打算種植有機作物;種植食用類大麻只是為了防止雜草生長。不過,“食用類大麻逐漸引起了我的興趣,”他說。“然後丹加入進來,我們看到了開發大麻食品的可能性。”

網路安全農業

夢想的田野:丹·多爾金(左)和馬克·尤斯特代表著欣欣向榮的大麻食品業。

多爾金曾是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和國家反恐中心(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Center)的資深員工,這兩家機構都位於華盛頓。政府的工作讓他不堪重負。他在紐約從事網路安全項目時遇到了尤斯特。“我是一個在長島長大的猶太小孩,”多爾金說。“我喜歡對一個蕭條的紐約社羣產生影響,以及用全新的方式看待農業。我們開始考慮種植大麻。因為我的政府工作背景,我知道政府如何運作——以及它們不做什麼。”

與此同時,尤斯特看到了經濟上的可行性。“有人找到我,希望我種植醫用大麻。但是我想,我種什麼纔會更有優勢?我該如何與美國中西部,與烏克蘭競爭?我意識到這是一個政府監管的問題。而我的合作伙伴非常熟悉監管方面的事務。”

雖然經常被誤認為是毒品大麻,而且也是來自相同的作物,但食用大麻跟毒品大麻是兩碼事。毒品大麻含有有效劑量的四氫大麻酚(THC),食用大麻只有不到0.3%的這種致幻成分。“你可以吸食一足球場的食用大麻,但仍然不會嗨翻,只會頭疼,”多爾金這樣形容它。不過,當種下第一批種子之後,JDFarms不得不配備了武裝守衛。(多爾金說,種到地裡之前的大麻種子屬於一類麻醉藥品。)

大麻植株傳統上被用來生產紡織品和繩子。這是因為它的韌性:在生長大約三週後,大麻的莖就非常堅固,幾乎無法折斷,因為裡面的纖維又長又結實。但是對於食品作物來說,大麻籽纔是最重要的。榨油之後,其副產品可以加工成一種麵粉,製作義大利麵等食品。JD Farms還開始嘗試把較嫩的大麻葉放進什錦沙拉里。

老產業的新生

食用大麻只含有少量的四氫大麻酚

對於不熟悉食用大麻現狀的人們,多爾金提供了一份簡要介紹:“在70年代,食用大麻跟毒品大麻一樣出現在了反毒品法裡。幾十年來一直是那樣,直到菸草行業跌入谷底,弗吉尼亞等州才意識到他們的農民需要新的作物。2014年,美國農場法案允許一些州進行食用大麻試點項目。如果你有了認證和執照,就可以種植大麻。”因為多爾金曾在政府工作,他得以與州議員以及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的辦公室密切合作,通過了一系列允許JD Farms種植大麻的法案。該行業目前在美國的規模達6.88億美元。

2016年3月,根據紐約州的試點項目,JD Farms成為第一家擁有大麻種植資格的私營農場;它種了40公頃。然而,這並不意味著JD Farms有權銷售其產品。“如果法律沒有通過,我們有可能得把這些大麻燒掉,”尤斯特苦笑著說。

州長庫默預計紐約州食用大麻產業的規模可能達到10億美元。

2016年8月,州長庫默簽署了允許JD Farms合法銷售其收成的法案。在1月的州情諮文演講中,庫默指出食品大麻有可能成為一個10億美元的產業。JD Farms的努力獲得了回報。

多爾金與州立法機構合作促成了法案的通過。他說:“我們提出把大麻作為大規模的農業產業,而不像毒品大麻那種溫室裡的少量作物。”尤斯特補充說,“若想讓食用大麻在農業版圖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它需要被看作一種商品。”多爾金總結說:“我們對大麻食品非常有信心。應該有一家美國農場主導這個市場,尤其是在有機食品領域。”

把大麻當做食物

一盒有益健康的大麻

兩人被大麻吸引還有一個原因:它可能成為下一個暢銷食品,下一個羽衣甘藍。“馬克和我都有很健康,積極的生活方式,”多爾金說。“我們都知道大麻將成為一種超級食品,就像亞麻籽和奇亞籽那樣。我們看到了長期參與這個市場的可能性。”大麻粉製品富含蛋白質(僅低於大豆),大麻則含有20種氨基酸,其中九種是人體無法合成的。它有諸多廣為人知的健康益處:增強免疫系統,減輕體重(因為富含纖維),降血壓和膽固醇。它受到素食主義者的歡迎,因為它富含歐米伽3脂肪酸——三文魚等健康魚類含有的一種營養物質——和歐米伽6脂肪酸。

還有產品的品質。JD Farms出產的大麻籽油比其他大麻籽油更新鮮,因為它在美國生產。美國銷售的多數大麻籽油和大麻籽都來自加拿大種植的作物。(根據《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2015年一季度,加拿大出口了價值3400萬美元的大麻籽和大麻籽油。)在食用大麻進入美國之前,必須滅菌。(否則將跟海洛因和搖頭丸一樣,被視作一類藥物。)加熱之後,大麻會失去新鮮狀態和堅果味道。“大麻籽含油量很高,加熱會加速其變質,”尤斯特說。“此外,它被儲存在大桶裡。跟田野裡新鮮的作物沒法比。”

在JD Farms,收穫的亞麻籽會被冷榨。“我們把它看成是美酒——你可以品嚐到當地的獨特味道,品嚐到田野的味道,帶有泥土的芬芳。產品太好了,可以直接蘸著生吃;它不需要隱藏在其他食材背後。”

一些餐廳已經開始使用食用類大麻

JD Farms產品的粉絲包括曼哈頓大都會博物館布勞耶分館(Met Breuer)Estela and Flora Bar餐廳的活躍主廚伊格納西奧·馬託斯(Ignacio Mattos)。“我們一直在追求新的食材和味道,”馬託斯在電子郵件中寫道。“這些葉子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有青草香,很甘甜。生大麻籽有點堅果味道,也是甜的。經過烘烤之後的口感很有趣味,烹製之後還會更香一點。”他正在利用大麻籽製作甜點,並把大麻籽油放進一道西紅柿莫澤雷勒乳酪沙拉當中。

在布魯克林的紐約熱門餐廳星期天(Sunday),主廚雅伊梅·楊(Jaime Young)正在把JD Farms的大麻籽調入唐辛子式的辣椒混合調料裡,灑在炸雞上。“這些大麻籽不錯,”楊說。“它們帶有一點花香,很棒的質地,就像碎香菜末。”

JD Farms和Sfoglini製作的泥土色、帶有堅果味的大麻粉義大利麵

關注JD Farms的公司還包括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 Inc.)。據全球生鮮採購員戴維·拉弗蒂(David Lafferty)說,“購物者比以往更加想要購買食用大麻產品,這多虧了產品上的創新和食品品牌對大麻營養價值的宣傳。”目前,JD Farms正與位於長島的綠色蔬菜供應商SaturFarms合作,生產一款羽衣甘藍和大麻葉嬰兒綠色蔬菜什錦沙拉,到7月末時將在東北地區的全食超市有售。這款沙拉里尖尖的葉子讓人能夠模糊地聯想起毒品大麻,而且帶有相似的薄荷般的強烈香味。共同所有者波萊特·薩圖爾(Paulette Satur)稱這種味道“有點像檸檬”,他對這個項目表示樂觀。“我們認為它在質地上與羽衣甘藍非常搭配,而且營養價值很高。我們是美國第一個提供嬰兒大麻葉食品的商家,這令人興奮。”食用大麻與毒品大麻的葉子外形有點像,薩圖爾開玩笑說,“說不定這是讓大孩子們吃蔬菜的好辦法呢。”

JD Farms的另一個合作伙伴是布魯克林的Sfoglini,他們共同推出了木炭色的帶有堅果香的管狀義大利麵產品Hemp Zucca和Hemp Radiators,在sfoglini.com網站上可以買到。

“我們研究大麻食品時發現,人們主要還是把它作為奶昔和冰沙的基本原料,”多爾金說。“我們認為下一代的食用大麻將進軍零食產業,更廣泛地滲透進千家萬戶,”他說。“我們正在關注冰激凌和啤酒這樣的產品。我們已經有了相當廣泛的產品組合,我們還要加強創新。”撰文/Kate Krader 編輯/耿川迪 翻譯/王湛

總之 食用類大麻食品正在成為席捲全美的美食風尚,創業者預估食品大麻有可能成為一個10億美元的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