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狂想曲

2018年05月02日

2017年,ICO(首次代幣發行)熱潮延燒,在全球募集的資金高達56億美元,這是機會?還是亂象?

高重建有一個想法。

近年來,網絡平台蓬勃發展,創作者有更加多元的渠道發佈自己的作品,但卻一直缺少能有機運作的收入模式。即使在網絡上發表大量作品,也沒辦法將讚好化為實際收入。優質創作和回報嚴重脫勾,創作者心灰意冷之際,也引發了網絡創作「劣幣逐良幣」的問題。

身為手遊公司拉闊遊戲(Lakoo)的聯合創辦人高重建,十幾年來近距離觀察到內容創作行業的變化,他認為,內容創作者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得到回饋,於是他創辦了LikeCoin,希望利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化Like為Coin」,鼓勵更多人投入有質素的創作。

LikeCoin以區塊鏈技術儲存內容,當這些內容被引用、轉發,區塊鏈上就會有紀錄。讀者可以在LikeCoin的生態系中以LikeCoin支持創作者,創作者得到的LikeCoin,可兌換成其他加密貨幣或法定貨幣。由於區塊鏈有追溯源頭的性質,創作者們可以更有效的機制獲得應有回報,打賞的行為也在LikeCoin的幫助下變得更容易。高重建希望LikeCoin能解決目前內容創作所遇到的問題。

為了得到運作資金,高重建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編寫一份白皮書,然後披上他的紅色連帽外套與破洞牛仔褲,在香港各處進行路演,向大眾招手發售LikeCoin。LikeCoin建基於Bitcoin以外最大的區塊鏈生態系統以太坊(Ethereum)。以太坊是像網絡一樣的基礎建設,它是一個開源、以智能合約運轉的公共區塊鏈平台,所有人都能在以太坊的基礎上搭建各種區塊鏈應用。由於以太坊生態系統是目前最具兼容性的區塊鏈平台,各種區塊鏈應用與代幣都基於以太坊開發,在其之上運行智能合約的以太幣(ETH)於是成為最普遍的加密貨幣,並扮演了基於以太坊開發的應用計劃的燃料角色。

今年4月,LikeCoin計劃在早鳥時段籌得超過5400枚以太幣支持,由於反應踴躍預購提前結束。LikeCoin接下來將於5月初開始公開發售,目標是籌集12600枚以太幣,相當於8300萬港元,比2017年香港創業版的平均IPO集資額7422萬港元還要多。

LikeCoin這籌款方式為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是一種為區塊鏈項目籌措資金的常用途徑,近期成為區塊鏈與加密貨幣世界裡的熱門話題。

ICO的功能很簡單,它像是一個有區塊鏈與加密貨幣參與的眾籌:假設你在腦海中創造了一個類似於推特的社群媒體平台,並設計了一種在使用時需用到的代幣,那麼你可以向相信這個社群媒體平台具有發展潛力的大眾出售代幣。大眾使用比特幣、以太幣等加密貨幣購買你的代幣,由於加密貨幣具有流通性,並能通過交易所兌換成法定貨幣,這筆資金就能用來支持這個社群媒體平台的開發。

使用ICO集資對區塊鏈初創公司而言有什麼好處?或是說,ICO在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中扮演著什麼角色?高重建在他所撰寫的《區塊鏈和虛擬貨幣發行是投機泡沫麽?互聯網通訊協議之死(下)》一文中指出,最優秀的區塊鏈項目,開發的不只是一個具體而封閉的應用,而是下層的通訊協議(protocol)和搭建各種應用的環境,而使用這個環境需要用到區塊鏈項目所發行的貨幣。「ICO發行並預售使用通訊協議和應用環境所需的貨幣,提供了開發這些底層技術所需的龐大資金,而且由於貨幣限量而應用通訊協議的需求卻是持續的,需求會帶動貨幣逐漸升值,團隊在立項時持有部份貨幣,有強大的經濟誘因把協議開發好推廣好,」高重建寫到。

不動產區塊鏈交易雲平台i-house.com及IHT雲產幣的董事長兼創辦人吳友平(Ricky Ng)則表示,對新創公司來說,ICO能讓資金籌募跳過與天使投資人和創投基金漫長的周旋過程,直接從未來用戶身上取得幫助,且由於區塊鏈技術沒有地域限制,跨國投資者的匯款通過區塊鏈,在幾分鐘內便能完成,「整個募資的流程大概一個月就可以玩完,比傳統方式快太多了,」吳友平說。

「另外大家可能比較少注意的是,ICO除了速度快之外,還有幫你建立社群的好處,」吳友平解釋,「ICO能讓你聚集一群穩定使用者,他們不斷使用、幫你推廣產品,最後造成社群媒體效應,讓你能接觸到更多的潛在用戶。」

2017年8月,高盛(Goldman Sachs)與CB Insights發佈共同研究報告,指出ICO已經超越了傳統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成為區塊鏈新創公司的早期資金來源。風險投資公司Fabric Ventures與長期追蹤ICO專案的網頁TokenData則統計,2017年透過ICO募集的資金高達56億美元(約440億港元),而在2018年的首兩個月,全球就已發起了48項ICO專案,集資額高達11億美元。香港本地也有新創公司以ICO成功集資的例子。除了LikeCoin之外,將電郵簡化為即時通訊程式的MailTime,在2017年對外發售了9.4萬枚以太幣,共籌得約4.2億港元的資金。

在網站上傳一份白皮書就能集資數以億元,ICO為有想法但缺乏資金的創業者提供了簡易融資的新渠道,但無奈也成為詐騙的絕佳土壤。而項目越成功、擁有越多用戶、代幣也越水漲船高,這讓炒家有機可承,可以透過製造話題來推高加密貨幣價格,然後轉手賣出獲厚利。 ICO漸漸脫離了原先的設計,成為一場瘋狂的投資遊戲。

根據Bitcoin.com統計,2017年發起的902項ICO創頭中,46%以失敗告終,相關損失金額達1.04億美元,其中的276個項目更出現發起人募完錢就消失,完全沒有推出任何產品的情況。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去年12月對一家名為PlexCorps的私人控股公司及其兩名高層提起訴訟,指該公司承諾投資者在29天內將有13倍的超高回報率,涉嫌欺詐。今年4月2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又公布,執法當局對加密貨幣初創公司Centra的兩名創辦人做出檢控。二人因涉嫌策劃欺詐性ICO,詐取投資者金額3200萬美元而被捕。

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安永(Ernst & Young)在今年1月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監管規則不明確、缺乏公司基本估值與財務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機制,導致ICO市場極度波動。在某些情況下,ICO投資者以每秒30萬美元以上的平均速率提供資本,市場存在著巨大風險。「隨著ICO繼續受到歡迎、領先的公司在全球崛起,大量投資可能會淹沒市場。這些高風險投資和ICO的複雜性需要加以管理,以確保它作為為公司、企業家和投資者募集資金的一種手段,」安永全球創新區塊鏈負責人(Global Innovation Blockchain Leader)Paul Brody警告。

UDomain行政總裁章濤是比特幣的早期投資者,長期關注區塊鏈技術發展的他說,目前許多ICO項目的確是純粹由「投資」的角度出發,先集資,再來想要怎麼做出產品,然而最後發現做不到,或本來就沒有打算做到。「但如果因為這樣就否定了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的價值,好像有點不公平。區塊鏈這個概念已經存在非常久了,但從來沒有人注意,直到最近幾年大家發現有錢賺才開始關注,當這件事變得太大,影響太多人,就會引來很多誤會,」章濤說。

越來越大的ICO泡沫將會對行業造成什麼影響?章濤解釋,所有顛覆性的科技都會吸引投機者炒賣,而大量的資金湧入後便會形成泡沫,區塊鏈也不例外。但弔詭的是,資金會帶動科技發展,2000年前後的dotcom泡沫便是如此。泡沫爆破之後,圈錢的人退場、真正做事的人才留下、相關公司繼續研發應用,走到今天,造就了現在的Facebook、Google等互聯網巨頭。

「我想泡沫不一定是不好的,所有的盛世都經歷過泡沫。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因為經歷過資產、股市泡沫,泡沫爆破之後,衍生出大量新的、貼近現實的商業模式。金融、地產、互聯網都是這樣子,經歷過泡沫之後,才會有一些貼近現實、具體、實際的工具出現,」章濤說,「所以我們不應該害怕泡沫,因為泡沫一定會發生。」

面對波濤洶湧的ICO熱潮,高重建則表示,重要的是如何在泡沫中自處。「ICO就像是一把雙刃劍,視乎你怎麼用。我的工作不是去追逐加密貨幣的價錢,而是專注在為這個行業創造價值,」高重建說,「區塊鏈的核心是去中心化,在權力越集中的地方,中介利益越大,區塊鏈能帶來的潛在改變也就越大,這是它的價值。而泡沫是當一件事情的價錢遠遠超過了它的價值。泡沫爆破之後,價錢跌回水平,真的做事的人反而可以沉澱下來,繼續為這個行業創造價值。」

現時各地政府正趕緊制定監管加密貨幣的法規。德勤亞太區金融犯罪諮詢領導合夥人∕法證會計合夥人Ivan Zasarsky指:「快速湧入的投機者並沒有關注到投資基本面及有關的細節。」另一方面,由於虛擬貨幣不斷增加,相應的網絡犯罪行為亦承勢而起,根據網絡保安公司Symantec的統計,過去一年,在網絡罪犯之間牽起了一股騎劫掘礦(cryptojacking)的淘金熱潮。「個人及商業機構需要使用相近於商業掃瞄產品的偵測性程式,功能包括阻隔廣告、防止挖掘加密貨幣外掛,」Ivan Zasarsky說,政府及監管機構亦應該鼓勵大家舉報罪行,加強偵測及防止罪行的方式,以幫助投資者區別合法項目和金融詐騙。

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門發布公告,評ICO為「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擾亂經濟金融秩序,並關閉所有國內ICO交易平台。全球ICO集資額最高的國家美國也開始出手介入,在2017年9月成立ICO認證委員會,呼籲投資者謹慎投資加密貨幣與ICO。2017年9月5日,香港證監會在其網站發布聲明稱,如ICO所涉及的代幣若符合「證券」的定義,就必須受到香港證券法例的規管。ICO要正常化,明確的監管辦法出現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

拾貳門創投資本(T12M Ventures Ltd.)創辨人及行政總裁林溢鋒(Alvin Lam)認為,ICO的狂潮不會延續太久,當大眾慢慢注意到ICO並且投入後,由於活動牽涉到大眾利益,全世界的經濟管治會漸漸提升,整個流程就會由瘋狂且不受規範慢慢收緊。「區塊鏈的技術一路在演變,連帶也會影響ICO的流程,但法律跟監管條例能調整得多快呢?我想ICO要合法化最起碼都需要三年的時間,相關監管機構會一路關注,當規範齊全的時候,可能我們買ICO就會像買IPO一樣簡單。」

ICO會被以什麼樣的形式監管,將很大的程度影響到區塊鏈相關行業的發展。「監管的首要條件是要明白整個行業,從區塊鏈到加密貨幣到ICO是如何運作的,」高重建說。他表示,他所關注的是在區塊鏈這個去中心化的技術面前,政府所發布的監管條例,是「保障」處於權力與利益中心的既得利益者,還是保障行業與投資者等真正需要保障的人。

章濤則表示,監管機構要先明白這個行業與它的運作方式才能提出好的監管政策。

「ICO不應該以什麼方式監管呢?那就是找一個跟ICO相似的事情,參考它來做監管基準。如果ICO像股票,就用股票那套,如果ICO像外匯,那就學外匯,如果ICO聽起來好像IPO,那就用IPO的監管方式,但偏偏這樣會出事。區塊鏈、加密貨幣與ICO有自己的邏輯,應該要找專家來,商人、律師、科技人才,重新規劃一套規範。盲目借鏡的後果是監管條例不但保障不到該保障的人,還會阻礙整個行業的發展,」章濤說。――劉修彣、歐美芝